学知识 赚零花

漩涡中的海派通信:关停工厂早已运营不佳 总部多位高管悄悄离任

  • 时间:2019-12-19 15:20:46 | 生财有道 | 作者:薅羊毛哥
  •  漩涡中的海派通讯:关停工厂早已经营不佳 总部多位高管轻轻到职

    10月17日,深圳,海派通信观澜消费基地。

    就在整个手机产业链期待5G大规模运用的西风之时,出名手机ODM/OEM企业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海派)却频频“爆雷”。应收账款大额逾期、银行债务守约、资金链断裂等严重危险,也迅速涉及控股股东航天通讯(600677,SH),以至航天通讯股票出现多个跌停。

    资金链断裂,受影响显著的地不便是消费基地。10月14日,智慧海派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海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派通信)的一份《告知书》照片在网下传达,称公司拟于2019年11月15日封锁龙华分公司——观澜消费基地,自2019年10月14日起,基地全员正式停工。

    10月17日,《每日经济旧事》记者赶往观澜消费基地,实地探望了工厂最新情况。观澜消费基地总经理龚靖独家向《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示意,在7月份接任时,工厂的运营状况已不佳,消费最高峰时有近2000名员工,当初需求驱散的仅460多人。

    不只如此,《每日经济旧事》记者还离开位于南山的海派通信总部,从供应商及洽购部员工处独家得知,海派通信经营总经理及多位中高层治理人员已于国庆假期前后悄悄离任,而员工8月份的工资未发放。智慧海派原董事长邹永杭被罢职后,由航天通讯副总裁王群接任。

     

      工厂总经理:7月接任时运营已不佳

    深圳市龙华区的仪表世界工业园8号楼,便是海派通信的观澜消费基地,楼顶处写着“中国航天科工智慧海派”几个大字。

    智慧海派官网引见,深圳观澜基地成立于2013年,总面积15000余平方米,主要承接中兴、努比亚等客户的产品加工与制作效劳,是智慧海派国际四大消费基地之一。

    10月17日,是海派通信发表观澜消费基地停工的第三天,园区门口有不少员工进出。多位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旧事》记者,大多数员工尚未离任,都在等公司的驱散措施,宿愿可能拿到补救。而在园区门口,不少闻讯而来的电子厂正在派发招聘传单,而园区的宣传栏上贴满了招聘启事。

    在园区的布告栏上,确实贴着网下传达的那份《告知书》,称公司临时消费运营艰巨,已无奈继续运营,公司钻研决议,拟于2019年11月15日封锁龙华分公司观澜消费基地,自2019年10月14日起,基地全员正式停工。而《告知书》旁边则贴着调配洽谈人员名单。

    随后,《每日经济旧事》记者找到了观澜消费基地总经理龚靖,讯问工厂是何时出现的消费运营效果。龚靖示意:“我来(观澜基地)的时间不久,差不多3个月,我7月份来的时分工厂的状况就不好了。”而关于之前的运营情况,龚靖示意并不分明。

    记者留意到,龚靖提及的“7月份”,与航天通讯披露海派通信触及诉讼等情况的时间点相近,与披露智慧海派银行债务逾期的时间则间接堆叠。

    今年8月24日,航天通讯披露,从2017年8月起,超微通通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微通通讯)向海派通信累计交付了价值27.41亿元的货物。但深圳海派通信仅支付部分货款,残余3.6亿元的货款不时拖欠。

    因此,超微通通讯将海派通信告上法院,在诉讼前向法院提出财富顾全央求。根据法院的裁定,查封、扣押、冻结海派通信名下价值1.3亿元的财富,智慧海派名下价值约3.17亿元的财富。

    而关于观澜基地消费状况的变动,任务3年多的员工杨伟(化名)向记者透露,“中兴事情”之前,观澜基地接的多是手机订单,“中兴事情”之后,接的手机订单就少了。之后,观澜基地便接了车载导航、翻译笔和WPOS机等产品的订单,目前主要是WPOS机的订单为主。不过,在观澜基地发表关停前,客户就末尾将物料一车车拉走了。

    航天通讯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航天通讯营收15.77亿元,同比下滑43.12%,公司示意营收下滑主要缘由是:5G时代的来临加大了客户对5G终端产品的预期,公司下属智慧海派智能移动终端市场须要有所降落,形成订单放大;同时智慧海派因为资金弛缓,电子元器件及原材料洽购遭到必定影响,招致出货量降落。

     漩涡中的海派通讯:关停工厂早已经营不佳 总部多位高管轻轻到职

    10月17日,在观澜消费基地园区内期待的员工。

    海派通信总部:中高层已悄悄离任

    据了解,观澜消费基地属海派通信的分公司,而位于深圳南山区万利达大厦的研发基地,便是海派通信总部。10月17日,《每日经济旧事》记者还离开海派通信公司总部,了解最新运营状况。

    与观澜消费基地不同,海派通信总部的员工反常上班,只是偶有几家供应商上门讯问公司状况。一位供应商告诉《每日经济旧事》记者,海派通信还需支付他所在的公司近百万元物料款,只管还在账期内,然而最近听到智慧海派资金链断裂、海派通信多位高管先后离任的消息,他也不得不末尾放心货款是否如期到账。

    关于公司高管离任一事,海派通信内部人士透露,公司经营总经理冯总已在国庆假期前离任,“国庆节前一个星期都未在公司见到他,由于他往常出差比较多,大家都未起疑,直到国庆假期后,公司系统里找不到冯总的资料,才知道已经离任,洽购部部长今天也刚办完离任手续”。这位内部人士还称,在更早的8月份,还有其余中高层人员离任,当初智慧海派被指业绩造假,海派通信历年的财务报表都要审查,因此,财务总监长期不能离任。

    据航天通讯10月14日布告,智慧海派原总经理邹永杭已被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坑骗罪同意逮捕。

    同时,邹永杭也被免去智慧海派董事长职务。《每日经济旧事》记者查问工商资料发现,智慧海派的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已于2019年9月2日,从邹永杭变卦为王群。记者了解到,王群正是航天通讯公司副总裁。

    只管航天通讯接手了智慧海派的运营,但关于航天通讯来说,当初的智慧海派就像一个烫手山芋,不只存在应收账款大额逾期、银行债务守约、资金链断裂等辣手难题,还招致航天通讯的股价延续几天被拍在了跌停板上。

    据《证券时报》报道,航天通讯董秘办人士曾向媒体示意,初步打算包含协调由担保方之一的南昌临空经济区下属城市树立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后行垫资归还中国进进口银行的约4.5亿元的银行存款;其他触及南京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约1.1亿元存款(银行敞口)由上市公司后行归还,罢黜银行滞纳金、守约金等费用,同时商定由智慧海派方面后期归还担保方以及上市公司。

    更多相关推荐

  • 出名ODM沦为代工厂?航天通讯子公司智慧海派被曝业绩虚假
  • 皮海洲:暴风集团是上市公司中的“毒药”
  • 高管离职、项目延期 漩涡中的中泰信托又卷入上交所问询
  • 【本文标题和网址】 漩涡中的海派通信:关停工厂早已运营不佳 总部多位高管悄悄离任:http://www.5manfen.com/caijing/20806.html

  • 上一篇: 降职工业互联网效率 5G将是一针“强心剂” | 下一篇: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第一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二次扫除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