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知识 赚零花

“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坑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

  • 时间:2020-03-27 01:34:59 | 生财有道 | 作者:薅羊毛哥
  • 被羁押两年后,“莆田第一股”*ST众和(002070,SZ)实控人许建成涉嫌合同坑骗、挪用资金案,近日在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人民法院闭庭。

    生于1980年的许建成,用其自己的话讲堪称“少年得志”。2011年,31岁的许建成成为众和股份董事长,片面执掌上市公司。2015年股市高涨时,众和股份市值一度约200亿元,许建成父子身家达数十亿。 

    在庭审中,许建成否定存在坑骗行为。但许建成案的受害者们对此并不认同,受害人之一的张明(化名)称,许建成以合法占有为主要目标,骗取了他们手中阿坝州众和新动力有限公司(更名前为闽锋锂业,以下简称闽锋锂业)33.19%股份,以至他们损失沉重。

    在持续3天半的庭审中,许建成与李剑南、张明等另一方的更多纠纷细节逐渐曝光。《每日经济旧事》记者了解到,关于许建成案,川闽两地外地政府亦相当关注。许建成亲属等上百人旁听。4月21日,庭审完结后,因该案案情严重、简单,四川省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阿坝州中院)发表将择期宣判。

     “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欺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

    2019年4月,许建成涉嫌合同坑骗罪在汶川县人民法院受审 

    涉案总金额近5亿

    许建成2017年3月被警方逮捕。今年4月18日,许建成涉嫌合同坑骗、挪用资金案在汶川县人民法院地下审理。

    许建成被检方起诉涉嫌合同坑骗罪,触及金额约3亿元;涉嫌挪用旗下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矿业)以采矿权向中融信托存款的2亿元等,用于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市二中院)支付个体还款保障金。

    《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留意到,法庭上,许建成语速较快,逐一回答了公诉方、辩护方、法官的讯问;在检方出示证据时期,许建成不停地在纸上做记载,4月18日庭审末尾后不久,其就将一支笔内的墨水用完了并换了笔。 

    针对检方指控,许建成均当庭予以否定,称其不存在欺诈等行为。

    许建成涉嫌合同坑骗,源于2014年闽锋锂业33.16%股权的转让。闽锋锂业的外围资产是金鑫矿业。金鑫矿业领有国外在产的大型锂辉石矿山。

    2013年前,在许建成的带领下,*ST众和经过增资、并购获得闽锋锂业62.95%的股权,并领有李剑南、张明等股东手中33.19%股份的优先购置权。闽锋锂业残余3.86%股份由另一人造人所持。

    据张明透露,众和股份控股闽锋锂业后,便委派了财务总监等,管制了公司的财权,原股东主要管消费。众和股份控股闽锋锂业后,是新老股东合伙做生意、独特运营,讲究和气生财,但却由于钱的事件,渐生矛盾。 

    “一些该付的钱他不付。”张明称,比如欠了地质勘探队几千万元,因为U盾在他们手里他们不付,被别人告了,法院冻结银行账户,招致公司运行艰巨。新旧股东矛盾渐生,李剑南等一些原股东萌生退意,这才有了2013年双方多次协商收购闽锋锂业33.19%股权。

    2013年4月10日,众和股份曾停牌并披露,正在谋划增持闽锋锂业股权相干事宜。但半个月后,众和股份布告,鉴于增持闽锋锂业股权事项的条件尚不成熟,公司决议终止谋划该事项。

    张明称,2013年,许建成露面协商,先是拟以上市公司名义收购闽锋锂业33.19%股权,起初其又以上市公司收购顺序费事为由,拟经过厦门国石来收购。“过后许建成的说法是,以众和股份名义来收购上述33.19%的股权将造成严重资产重组需求证监会审核,不可控要素太多。”据张明回想。

    阿坝州检察院指控称,许建成合同坑骗的理想包含,其在债务缠身的情况下,于2014年3月在厦门与李剑南等5人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商定将李剑南等5人持有的闽锋锂业33.19%股权转让给厦门国石,作价2.945亿元,分四期支付股权转让款,最后一期于2016年7月底前支付。李剑南等人在收到许建成支付的1067万元定金后,于2014年3月做了工商变卦登记。起初,李剑南等找被告人索要股权转让款时,许建成以各种理由拒不支付。

    检方还指控,2014年9月,众和股份经过喀什黄岩收购了该部分股权。2014年7月24日,厦门颐烨从厦门黄岩收购了厦门国石100%股权。被告人许建成操作的系列股权转让行为使得李剑南等人只能向厦门国石和厦门颐烨索要股权转让款。

    检方指控,由此,许建成涉嫌合同坑骗罪。

    对此,许建成的辩护律师并不认同,其对《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示意,应用中间的平台公司收购是中外公司收购的罕用模式;效果在于有没有驳回瞒哄和虚拟的模式,让被害人发生舛误意识而自动交付财物。合乎这样的条件才造成刑法的合同坑骗。

    “本案中,许建成没有坑骗的动机,主观证据显示许建成没有瞒哄和虚拟的情节。”许建成的辩护律师称,不支付股权对价款是有正当的理由,且有证据证实对方违犯合同商定。

    2.8亿转让款该找谁要?

    到了2014年,厦门国石与李剑南等人签署合同,收到定金后,2014年3月底操持了工商变卦登记。

    只管合同是与厦门国石签的,但李剑南等人签署合同前,从未见过厦门国石主要股东、法定代表人陈建山,为什么张明等人如此“释怀”,连买卖对手面都没见过就签字呢?这又得从众和股份2013年前获取闽锋锂业62.95%股权说起。

    据张明透露,2011年左右其经过中间人牵线搭桥意识了“年轻有为”的许建成,许建成告诉他众和股份正在转型,并无心进军新动力畛域。起初,与许建成协商后,李剑南等人将闽锋锂业62.95%股权分两次转让给了厦门帛石。再起初,众和股份经过向厦门帛石增资等模式从而直接获得闽锋锂业62.95%股权,管制了后者。 

    厦门帛石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陈建山。“整个买卖上去,咱们没有见到过陈建山。”张明称,由于他们一直都以为是在和许建成做生意。 

    而2014年的买卖,在张明等人看来,这次又是截然不同。

    张明还透露,2014年3月,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定前,他们都未和陈建山见过面,都是许建成等人拿着陈建山签好字的合同来谈的,签署合同时许建成也在场。

    对此,许建成则辩称,因上述33.19%股权转让关涉到众和股份,故而在场。按约厦门国石取得闽锋锂业33.19%股权后,需在1年内转让给众和股份。

    此后,李剑南等人多次找许建成索要转让款,许建成都以各种理由拒不支付。张明还称,为了安抚李剑南等人,2015年3月许建成还出具承诺函:“保障厦门国石按进度、额度向李剑南支付股权转让款。”

     “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欺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

    相干承诺函

    再起初,许建成罗唆否定称,股权是厦门国石买的,要钱去找陈建山。“过后咱们一听这话,立刻七窍生烟。”张明称。

    “那或者只是许建成的一时气话。”谈及此,一位许建成家眷对《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称。

    但张明、李剑南等人过后能够并不这样以为。由于就在许建成改口前,闽锋锂业33.19%股权教训过一系列纷简约杂的转让。

    据张明透露,2014年7月,上述33.19%股权又被转让给了厦门国石的母公司——厦门黄岩。随后厦门黄岩又将厦门国石100%股权转让给了厦门颐烨。由此,厦门黄岩与厦门国石也没了股权关系。

    2014年9月,众和股份从喀什黄岩手中收购了厦门黄岩100%股权,从而获得了闽锋锂业该部分股权。 

    更多相关推荐

  • *ST西发“担保门”新进展:原董事长等涉嫌背信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 *ST康得实控人涉嫌犯罪“出来了” 另5家上市公司投资者为何心跳也“加速了”?(附小事时间轴)
  • 身家曾170亿的69岁企业家涉嫌犯罪被带走 *ST康得3000亿市值梦还有戏吗?
  • 「本文标题和网址」 “莆田第一股”老板涉嫌坑骗受审 股权腾挪为逃责还是倒手赚钱?:http://www.5manfen.com/caijing/27300.html

  • 上一篇: 不论年报和季报 雪莱特独董5天猛投14张推戴票 | 下一篇: 苹果颁布2019年Q2财报 iPhone销售收入下滑但股价反涨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