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知识 赚零花

葛洲坝环保业务遭逢滑铁卢 十多亿预付款收不回裸露孙公司内控顽疾

  • 时间:2020-05-09 03:59:01 | 生财有道 | 作者:薅羊毛哥
  • 4月初,葛洲坝(600068,SH)披露了2019年年报,其扣非净利润遭逢了十余年来的初次同比下滑,在这面前,则是葛洲坝环保业务在2019年遭逢了滑铁卢

    4月28日,葛洲坝进一步披露了《对于2019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任务函的回复布告》,其环保业务存在的效果显露了冰山一角。记者梳理发现,因为葛洲坝的孙公司葛洲坝环嘉(大连)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环嘉)内控环节失守,招致葛洲坝环嘉在2018年向关联方支付的十多亿预付款“覆水难收”,而葛洲坝环嘉的两位前董事也在2019年被监察机关采取了留置措施。此外,葛洲坝环嘉一位前事业部副经理因在2015年合法占有公司585.56万元,造成贪污罪,在201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这也暴显露葛洲坝环嘉的内控漏洞。

    葛洲坝在回复买卖所问询函时则示意,公司内部管制制度健全,内部管制体系运转有效,但一般三级子企业需进一步加强迫度执行力度。

    扣非净利润稀有同比下滑

    2019年底“临门一脚”的一项股权转让买卖,为央企葛洲坝2019年的业绩增长赢得了“要害一分”。2019年年报披露,葛洲坝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区分同比增长9.26%和16.83%。

    2019年12月27日,葛洲坝在北京产权买卖所挂牌转让湖北大广北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广北高速)100%股权,三天之后,葛洲坝收到了产权买卖凭证,在2019年最后一天,葛洲坝收到了全副股权转让款34.57亿元。

    在2019年年报中,葛洲坝对大广北高速的股权转让确认了投资收益22.50亿元,该十分常性损益金额占2019年葛洲坝利润总额的25.60%。

    国度企业信誉信息治理系统显示,直到今年4月15日,大广北高速100%股权转让名目才实现工商变卦。审计机构也因此将上述投资收益的确认视为了要害审计事项。

    葛洲坝在回复买卖所的问询函时示意,截至2019年12月31日,受让方楚天高速、湖北交建已经实行《产权买卖合同》外围工作,公司已向大广北高速告知了受让方受让大广北高速100%股权的通知、撤回了委派的治理人员,葛洲坝因此不再对大广北高速行使任何治理权,丢失了对大广北高速的管制权。

    葛洲坝方面也向记者解释称,这一管制权的转移是通过审计人员认可的,工商变卦能否实现,不影响管制权转移的确认。

    不过,这也仍然不能覆盖葛洲坝在2019年扣非净利润同比降落17.03%的难堪,这是自2007年以来葛洲坝扣非净利润第一次同比下滑。

    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则源于葛洲坝多年来引认为傲的环保业务在2019年遭逢了滑铁卢。

     葛洲坝环保业务遭遇滑铁卢 十多亿预付款收不回袒露孙公司内控顽疾

     

    环保业务遭逢滑铁卢

    2013年,水电央企葛洲坝迎来转型晋级要害之年,这一年,公司末尾进军环保产业。

    年报显示,2014年,葛洲坝确立了中国葛洲坝个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葛洲坝个人水泥有限公司、葛洲坝动力重工有限公司、中国葛洲坝个人绿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园公司)4家子公司作为新兴业务的开展平台,立志于打造具有全产业链劣势的“葛洲坝环保”业务板块。 

    2015年,葛洲坝环保板块的营业收入为65.6亿元,占公司全体营收的7.97%,成为继建筑板块之后的第二大板块。

    2016年,葛洲坝环保业务虚现营业收入138.73亿元,同比增长111.49%;完成利润3.85亿元,同比增长176.88%。

    2017年,葛洲坝环保业务迎来了开展的一个小高峰。这一年,葛洲坝环保业务虚现营业收入266.82亿元,同比增长60.13%;完成利润总额7.91亿元,同比增长56.94%。在2017年年报中,葛洲坝兴奋地示意“从零末尾,打造一个百亿级环保产业集群,仅用时五年,咱们做到了”。

    但是,转机随之而来。2018年,葛洲坝环保业务虚现营业收入194.29亿元,同比降落27.09%。

    2019年,葛洲坝的环保业务营业收入进一步降落至131.82亿元,同比降幅达32.15%,毛利率也降落至-3.45%。葛洲坝解释称,公司在2019年管制了环保业务规模,主要调整了再生资源回收应用业务规模,放大了废塑料、废纸、废玻璃等业务,并重于废钢和废有色金属业务。

    葛洲坝经营再生资源回收应用业务的主要子公司为绿园公司。绿园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5年~2017年,绿园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区分为0.68亿元、1.47亿元和2.31亿元,很快进入了盈利增临时。但是,2018年和2019年,绿园公司归母净利润均盈余,盈余额区分为1.77亿元和9亿元。总体看,5年上去是盈余的。

     葛洲坝环保业务遭遇滑铁卢 十多亿预付款收不回袒露孙公司内控顽疾

     

    葛洲坝示意,绿园公司盈余主要是因为所属葛洲坝环嘉盈余,葛洲坝环嘉2018年、2019年净利润区分盈余3.34亿元和盈余13.16亿元。葛洲坝环嘉在2019年盈余的重要缘由之一,则是因对资产账面价值停止了复核及减值测试,计提坏账预备4.49亿元、存货跌价预备0.93亿元、冲减递延所得税资产1.17亿元。

    折戟关联方预付款买卖

    葛洲坝环嘉巨额坏账预备的面前,是一个预付款收不回来的故事。

    葛洲坝环嘉成立于2015年6月,区分由绿园公司和人造人王金平出资5.5亿元和4.5亿元。2015年至2018年,陈熹任葛洲坝环嘉董事长,王金平任董事兼总经理。

    综合葛洲坝2019年年报、审计报告等多份资料,《每日经济旧事》记者发现,2018年葛洲坝环嘉向部分协作供应商支付了预付款,用于购置废钢、废纸、废塑料、废有色金属等原材料,但对方未实行供货工作且未归还资金。

    2019年,葛洲坝环嘉的2名董事及1名治理人员接受武汉市监察委员会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上述协作供应商与葛洲坝环嘉被考查人员有所关联,上述预付款也因此存在回收危险,葛洲坝在2018年和2019年区分为此计提减值损失4.52亿元、4.49亿元。

    截至2019年末,上述预付款项账面余额为14.75亿元,扣除坏账预备后的预付款项账面价值10.54亿元已重分类至其余应收款。

    那么,上述协作供应商究竟是谁呢?葛洲坝在回复买卖所的布告中透露,上述预付款的买卖对方为环嘉个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嘉个人)及其相干企业等主要协作供应商。

    环嘉个人的实践管制人正是葛洲坝环嘉的股东王金平,后者还曾负责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应用协会副会长、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等诸多职务。

    记者梳理葛洲坝各年度的审计报举报现,2015年至2018年,葛洲坝区分向环嘉个人停止了1.02亿元、3.86亿元、5.33亿元和9.87亿元的材料洽购,而在2019年则未再停止任何洽购。

    已有的地下资料也将上述葛洲坝环嘉接受考查的前董事及治理人员矛头指向了王金温和陈熹。

     葛洲坝环保业务遭遇滑铁卢 十多亿预付款收不回袒露孙公司内控顽疾

    图片起源:法律文书截图

    更多相关推荐

  • 多家企业新增口罩业务 口罩机告急:下单70天后拿设施
  • 超两亿转让三文鱼资产收关注函 ST东海洋:该业务十年未盈利
  • 拟11.27亿发售奥马冰箱49%股权 靠冰箱业务“输血”奥马电器还能走多远?
  • 「本文标题和网址」 葛洲坝环保业务遭逢滑铁卢 十多亿预付款收不回裸露孙公司内控顽疾:http://www.5manfen.com/caijing/30931.html

  • 上一篇: 沈国军拿下新世界第一大股东宝座 又谋划引荐董监高 | 下一篇: ST摩登资金被占用 今日1亿元对外投资款流回控股股东“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