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知识 赚零花

探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

  • 时间:2020-05-21 13:00:40 | 生财有道 | 作者:薅羊毛哥
  •  看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

    天目药业办公大楼 图片起源:每经记者 沈溦 摄

    由于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明企业个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个人)与二股东关联方“密谋”转让管制权的系列协定曝光,业内出名“壳公司”天目药业(600671,SH)近日堕入了重重费事之中。除了应答监管层的多轮讯问,随着长城个人股权受到冻结,资金效果逐渐裸露,天目药业或面临着再度易主的境地。

    控股股东卖壳惹起多方关注,天目药业治理层目前是何想法?面对能够出现再度易主的情势,公司消费运营人员心态能否遭到影响?

    1月21日,《每日经济旧事》记者实地探望天目药业,了解相干情况。

    天目药业“淡定”回应

    天目药业办公所在地位于杭州市文二西路738号西溪乐谷3号楼,1月21日,记者返回停止实地采访。根据地下信息,天目药业及同一控股股东旗下的长城影视在同一大楼内办公,长城个人则位于西溪守业园内。

    不过,在天目药业办公大楼外,记者找寻许久未见公司标识。在大楼大厅门口,记者看到厅内原有的前台设备还在,但相干标识和办专用具均已搬迁,一名园区任务人员示意,原本大楼主厅外挂有天目药业和长城影视的招牌,“最近不知为何长城影视搬迁了,所以招牌都拆下,一楼原来的长城影视办公场合也没人,天目药业在五楼,得从另一边的侧门走电梯直达”。

     看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

    天目药业办公所在地 图片起源:每经记者 沈溦 摄

    随后,记者在一名现场任务人员的指引下,从一处写有消防常闭门的入口进入天目药业办公区域。记者留意到,办公区域内灯光并未全开,大多为凋谢式办公场合。办公区域内办公人员不多,近半办公位处于空闲形态,在《每日经济旧事》记者标明来意后,一名任务人员指引记者离开一位总经理助理的办公室外,就天目药业能否受控股股东影响等效果,该总经理助理示意,布告中已经提及,公司业务反常运营并未受长城个人的情况影响,“都是控股股东的效果,与咱们有关”。

     看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

    天目药业办公场合 图片起源:每经记者 沈溦 摄

    此后,记者欲采访了解长城个人的协定情况及其余进展,对方示意,该事项只能问总经理、代理董秘李祖岳能力通晓,但他上周五就进来了,由于各地有工厂,能够去了临安或许黄山出差,详细行程其并不通晓。而关于记者宿愿获得李祖岳联络模式的要求,任务人员查问良久后示意,拨打公司董秘办地下电话即可。“咱们这边不了解情况,你可能去长城个人问问,就在马路对面。”

    而关于上市公司能否会再易主的效果,天目药业方面仿佛显得十分“淡定”:都是大股东的事件,咱们并不知情。

    记者随后又离开位于西溪创意园西区的长城个人所在地,记者留意到,公司大门外挂有长城个人和上市公司长城影视两块招牌,一名长城个人的任务人员示意,无关天目药业管制权转让的效果均由长城个人高层董事会操作。“咱们只是担任影视文明业务的任务人员,对高层的运作并不了解,高层今天都不在公司,目前公司运作并没有遭到影响。”此外,他示意,天目药业总经理李祖岳在该处亦有办公室,但当日他出差了。

     看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

    长城个人所在地 图片起源:每经记者 沈溦 摄

    资料显示,天目药业1993年在上交所上市,是杭州首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包含原料药、中成药、西药以及保健食品的消费和销售。但公司业绩多年来持续低迷。其扣非净利润在2008年至2017年的10年里,有9年是盈余形态,惟一盈利的2014年也仅盈利252万元。

    而几乎沦为一家“壳公司”的天目药业也将大部分精神花在了并购重组上,2010年至今,天目药业重组7次,全副以失败告终,对投资者来说可谓资本市场“鸽子王”了。长城个人自2016年获得天目药业控股权,在2017年天目药业再次筹划重组收购德昌药业失败后,长城个人曾示意,充分看好大肥壮产业的前景,长城个人过去没有、如今没有、将来也不会出让天目药业管制权。

    或成控股股东“子”

    《每日经济旧事》记者留意到,目前天目药业控股股东长城个人旗下另外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为长城影视及长城动漫,相比后两者,天目药业在产业协异性和公司资质方面仿佛相差甚远,而随着控股股东出现资金效果,天目药业或者将首先成为“弃子”。

    根据早先布告,天目药业称接长城个人、实控人赵锐勇的通知,其收到山东省高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横琴三元勤德资产治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琴三元)诉长城个人等合同纠纷已立案审理。长城个人所持股份有被顾全查封的危险。

    而此事原因早在2018年9月,长城个人与天目药业二股东汇隆华泽的惟一股东青岛寰球财产核心开发树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寰球财产核心)达成协作动向,后者方案给予前者13.5亿元资金反对,以此替换天目药业实践管制权。双方还商定青岛寰球财产核心以不低于10亿元的投资强度,与长城个人经过股权、债权和业务等多种模式倒退深度协作。

    但起初三方因付款模式、业务形式等多方面协作未能达成分歧,最终引发诉讼。而在长城个人、青岛寰球财产核心、汇隆华泽等多方最近披露的信息中,各方回复不分歧,上交所针对上述情景向天目药业发出监管任务函,要求就“能否达成了控股权转让商定”、“能否达成了协定解除商定”、“青岛寰球财产核心与横琴三元的关系和利益安排”等事项进一步核实并说明。

    更多相关推荐

  • 夹缝中的无印良品:自家“良品”屡现不良,对手“良品”迎头赶上
  • 实探疫情中的武汉长江存储:消费不停,树立难启 “中国芯”包围要害之战怎样打?
  • 探望“徐国良实名揭发宝能事情”外围名目:百联中环将被爆破撤除
  • 「本文标题和网址」 探望迷局中的天目药业:员工淡定上班 上市公司或成“弃子”:http://www.5manfen.com/caijing/31716.html

  • 上一篇: 两市首份2018年年报颁布 金河汉主要子公司均盈余 | 下一篇: 收购科信美德存关联买卖未披露 九芝堂收湖南证监局警示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