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知识 赚零花

“东方红一号”功勋设计师,“无名却伟大”

  • 作者:满分网 | 时间:2019-11-15 14:57 | 阅读:
  • 原题目: “东方红一号”功勋设计师,“无名却平凡”

      他,曾遭到毛泽东接见;他,曾向周恩来汇报任务

      “东方红一号”功勋设计师,“无名却平凡”

    “东方红一号”功勋设计师,“无名却平凡”

      陈克明在翻看刊登有当年与毛泽东握手照片的报纸。张妍赟摄

      每天只需有时间,85岁的陈克明都会在家中关上电脑,搜查阅读航天畛域的旧事。

      最近,他还经常回看2019年国庆阅兵视频。每当看到策略打击模块中的巨浪-2导弹方队,他都难掩心坎的激动。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他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为之妥协了几十年的事业。

      “东方红一号”功勋代表之一

      陈克明的书柜中,保留着一张报纸,上面刊登着一张宝贵的照片。照片里,陈克明作为我国首颗天然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胜利的功勋代表之一,正接受毛泽东接见。

      “东方红一号”天然卫星由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陈克明是火箭第三级固体发起机研制者。那是我国首型投入利用的固体火箭发起机。

      1934年,陈克明出世在江苏南通一个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前,学校选取10名低劣先生,让他们修正志愿。“我填的是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学校让改成华东航空学院。”

      20世纪五六十年代,面对严格国内情势,我国开启“问天”征程,亟待造就一批努力于航天事业的年轻人。陈克明,就是被选中的一个。

      “党和国度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1956年,陈克明考入华东航空学院,主修飞机设计。1958年,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提出:“咱们也要搞天然卫星!”随后,他遵从安排,把业余调整为火箭导弹设计。

      1962年,他照应召唤入伍,进入我国首个固体火箭发起机钻研院所——七机部第四钻研院。

      1965年,第四钻研院搬到呼和浩特。基地建在风沙飞腾的戈壁滩上,周围是荒漠和夜晚成群的野狼。“一间教室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没有粗粮,一日三餐是窝窝头和苞米土豆。”陈克明说,过后基地只要一条暂时拼凑的消费线。

      常向周恩来汇报情况

      1966年底,陈克明接到研制长征一号运载火箭第三级固体发起机的义务。火箭一二级利用的是成熟的液体发起机,但固体发起机技术过后在国际是空白。

      “第三级的义务是让速度超越第一宇宙速度,是要害的加速环节。”陈克明说,过后技术有限,消费条件也差,但真正让他犯愁的是国外对中国技术封闭,“没有任何技术资料,只能自己钻研固体推动剂”。

      陈克明东翻西找,弄到一本《火箭推动》的苏联原版教材,大家自己翻译、反复学习。最末尾配置出的固体推动剂不达标,“熄灭温度上不来,推力时大时小,但咱们信心攻克这个难题。”陈克明说,“本国人能搞成,咱们也必定能!”

      带着这样的决计,他和团队在3年多的时间里,一次次失败,“没技术,咱们就用最笨的方法一点点探索推动剂原料配比。换了三四十种配方,最终胜利了!”

      时期,陈克明团队在北京703所、钢铁钻研院反对下,处置了熄灭室壳体材料难题。但新效果又进去了,陈克明拿着设计图纸和技术文件,跑了十几个省市、走访30多位专家,却找不到一家能独立消费熄灭室壳体的厂家。他只好化整为零,把义务合成给不同厂家加工,最后再拼装。

      陈克明回想,研发时期,钱学森多次提示他们,要把平安系数都放在设计者自己的口袋里,应该给新材料、新工艺留有加工余量,“不然设计再好,中国人消费不进去,本国人也绝不会为咱们消费,设计有什么用处?”

      “周总理对这个任务很关心,咱们常向他汇报情况。”陈克明说,只管压力如山、艰巨重重,但想到这是国度和民族的需求,他们从未言弃。

      最后,通过19次低空试车试验,陈克明团队于1969年7月胜利交付2台固体火箭发起机,确保了发射义务如期停止。

      “我不怕被炸死,只怕出现失败”

      1970年4月24日晚,在长征一号发射前,陈克明与试车台台长一同对固体火箭点火管做最后校正反省。

      这是最风险的一个环节,一旦发作不测就有能够当场爆炸。但他说,那一刻自己只要弛缓,“我不怕被炸死,我只怕最后一刻出现失败,无奈实现党和国度交给咱们的义务”。

      当晚9时35分,长征一号胜利发射,一二级箭体零落后,第三级发起机顺利点火。陈克明说,听到“卫星入轨”的报告后,现场沸腾起来,许多人热泪盈眶。

      当年5月1日,陈克明与钱学森、任新民、孙家栋、戚发轫等17名代表一同走入地安门,遭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度指导人接见。

      从北京回来后,36岁的陈克明终于有时间实现自己的人生小事——结婚。陈克明毕业后就与同为航天人的窦知兰相恋,但因为各有重担,他们聚少离多,8年后才完婚。

      此后,陈克明作为主要设计者,先后参加了七八个型号、十几种固体发起机的研发任务,其中不乏第一颗前往式卫星制动发起机,第一型固体策略弹道导弹、第一型潜射导弹巨浪-1号固体发起机等国之利器的身影。

      虽然问题斐然,但他和老伴不时石破天惊地任务。退休后,他向组织上交了一切科研笔记和文章,并严守窃密规则,过着平庸的退休生存。直到前年,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征集史料,航天科工六院提供了毛主席接见陈克明的图片,陈克明的故事才为更多人所通晓。

      陈克明说,他知道,从踏入这份事业末尾,就注定是无名却又平凡的,“航天事业责任严重,这是为了国度和民族强大,而不是为了个体。关于我来说,国度利益永远高于所有!”

  • 上一篇:强冷空气周日开启新一轮降温 武汉低温将会降至4℃左右 | 下一篇:前10个月我国对外投资超900亿美元